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把老婆送给别人
把老婆送给别人
引子——走出性幻想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在如家宾馆雪白的床单上,老婆赤裸着身体,用双手抱着我,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她抬起头泪眼迷离地看着我,半信半疑地问:“你真的要把我给别人吗?”我不知所措地说:“嗯
  嗯。”我也很困惑了,我不知道是真想还是假想。
  正说着,小刘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看到我们夫妻两个赤条条地躺在床上,迫不及待地地爬了过来。他,26、7 岁,1 米82的身高,170 斤的体重,体形很匀称。伸手在老婆的屁股和大腿上反复抚摸起来。我也爬起来,坐到老婆的后背,用双手从后面抱着老婆。小刘问我:“刘哥,我们怎么开始?”,我说:“别着急,你先给她舔舔”。小刘于是把头埋向我老婆的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之间,用舌头舔了起来。老婆似乎不情愿的把两条腿用力夹了起来,扭着头抬起下巴跟我使劲地吻我。感觉小刘舔了没两分钟,他抬就起头问我:“哥,可以了吧?都已经很湿了”,边说边用手指从老婆那里沾了水给我看,我看到他中指和无名指晶莹的液体拉乐一条丝。他问我:“哥,你先来吧?”我说:“你先吧”。
  小刘早已经按耐不住了,爬起身子,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扶着已经涨得快爆裂的大肉棍对准老婆的肥穴扑哧一声插了进去。只听见老婆“哦”地大叫一声,浑身软了下来,任由小刘快速猛烈的抽插。我低头一看,老婆闭着眼睛,眼泪还没干,但是她已经随着小刘有节奏的抽插嘴里不停的“哦,哦……”叫起来。
  这时候,我在老婆身后背靠着床头板,用双手搬开老婆的两条大腿,小刘埋头把老婆的半个乳房旱灾了嘴里。
  这情景,正是我跟老婆已经性幻想了半年的情形,此时此刻,幻想成了现实。
  这是老婆28年来第一次跟我以外的男人有性接触。
  从那根已经涨得发紫的大肉棍插入她的身体那一刻起,脑子里的一切观念、准则、顾虑都已经被顶到九霄云外去了。
  此刻,她浑身的血液和精神全都集中到了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
  一、本能——自由的思考地球上每一个健康的男人女人都会有性欲望,这不用问为什么?因为是本能。所谓本能就是说是天生然的,不是人创造的,不是人能控制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的。心理学鼻祖佛洛伊德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上每个男人潜意识里都希望和不同的女人做爱,甚至希望操遍全世界的每一个女人。但是佛洛伊德他没有说这个世界上的女人是不是有同样的欲望。女人是怎么样的呢?
  从女性的生理学上来看,女性的生理结构似乎比男性更需要更多的异性来满足性欲望。男人再强健,一晚上次数也有限,女性却可以容纳绝对更多的男人。
  造物主以这种生理结构创造了女性的身体,会不会是让女性能够享受更多的男人呢?我不知道。伟大的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女性的这种生理结构自然也有存在的道理。
  而事实上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从新中国建国以后,国家的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制,至今仅仅60年。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这只是很短很短的一个时期,从原始的一妻多夫的母系社会到解放前,一夫多妻是合法的。
  我理解一夫一妻制体现的是社会的男女平等。平等——是几千年人类追求的理想社会,也是共产主义的本质特征。如果男女尚且不能平等,那么共产主义理论就不成立。当年无数平民百姓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而失去生命,为的就是能够过上平等、自由、富足的生活,我相信,那时候的很多老百姓是发自内心的相信共产主义的,而且认为一定能够实现。在那个年代,之所以只提共产,不提共妻,是出于中国几千年的传统观念不能接受的原因,到现在我也坚定地相信,不共妻的社会不是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如同天堂,共妻的社会一定像天堂一般美。
  纵观人类的发展史,社会的划分按照历史时期划分为,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说的都是对待物质的属性。在奴隶社会,当作奴隶的人跟物质的东西一样,属于某个人,没有自由。在封建社会,整个国家资产属于某个人,就是皇帝,说得也是物质资产为主,人的自由度比奴隶社会大了很多。在资本主义社会,更准确地说的是资产属于某个人,人有了相对充分的自由。这种社会结构占了现在地球上的大部分,这种社会结构,也带来了生差率的大大提高,人们的物质需求得到了更多的满足。
  在资本主义之后与资本主义并行的是社会主义,当人们看到资本主义有太多的社会矛盾的时候,其中最主要的社会矛盾就是少数人占有了太多的社会财富,人们之间的不平等差距太大了,于是引发了社会的暴乱不断,针对于此,马克思臆想出了另外一种社会制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目的在于解决社会的不平等矛盾。
  不可否认,这是人类社会的理想状态,很多国家为此进行了艰苦的尝试,苏联等东欧国家走在了最前列。经过几十年的尝试,人们发现平等是有了,社会矛盾是减少了,但是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人们的温饱甚至成了困难。更主要的是,人们的自由越来越小,社会更强调的是组织,在组织制度束缚下,人们感到生活的实在不愉快。难以想象,两个人相亲相爱,想结婚,还要得到组织的批准,组织的头儿不高兴,就不给你开婚姻介绍信,或者管公章的不高兴,不给你盖胶皮圈图章,你这辈子的幸福婚姻就不能实现。人们最终在贫穷和不平等之间选择了不平等的资本主义。
  自由,平等是人类追求了几千年的东西,至今人们仍在不断的努力。以本人在西方多年年生活的个人感受,在资本主义国家,人们已经得到了相对足够多的自由,和相对能够可以接受的不平等。
  判断一个社会对待性的态度,是自由度大小的一个重要标志。
  难以想象,在中东伊斯兰教国家,一个已婚的人如果搞了婚外性被发现,那么等待她或他的将会是死亡,按照伊斯兰古兰经的教义,他或她将被处以死刑。
  我看过伊朗的绞刑图片,几个男女因为搞换妻被吊死了,很悲惨。我也看过偷情的女人被处以石刑,地下挖个一人高的坑,把那个女人埋到脖子,只露出脑袋,然后被群众用乱石砸死。这实在是野蛮、愚昧、落后的象征。地球上现在居然还有这样的国度,这是整个人类的悲哀。我感到非常幸运,没有生活在阿拉伯世界。
  性在中国很长一个时期以来一直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性被称为淫秽的东西,性带给人们无比美妙的生命体验,然而人们翻过来却给性起了歌了“淫秽”这个给人以肮脏感觉的词汇,实在是有愧于上帝对人类的恩宠。
  性——是美好的。
  快乐、健康的性让我们的生命无悔。
  【完】